凤倾世界,王爷太强横

2020-03-12 22:58

  自从前次的事过去以后,连亭就被指派为楚玉琳的贴身侍女。赫连霆虽没有明说,但她的吃穿费用已与王妃无异。

  “楚姑娘,”连亭笑盈盈端着茶盘走了出去,“王爷差人送来了甘菊茶,据说这茶是西洋进贡来的呢!”将茶盘放在桌上,连亭便末尾泡茶,端给楚玉琳:“王爷还请姑娘品一品。”

  楚玉琳正翻着一本书,抬头看到连亭端茶,其实不感兴味:“先放那儿吧。”

  连亭欠好保持,只能先放下手中的茶,又向楚玉琳说道:“楚姑娘,王爷方才差人来报,说请姑娘一块去用晚膳。”

  “不去。”楚玉琳眼睛都不抬一下。

  “可……这曾经是王爷第三天请姑娘去用膳了……”

  “我说不去就不去!”楚玉琳有些朝气。这王府中的人高低一气,都站在赫连霆的立场上,楚玉琳不由认为冤枉。

  “是是是,”连亭小心翼翼:“姑娘说不去便不去,可奴婢,奴婢要如何拒绝啊……”

  “前两日如何拒绝的,昔日就也如何拒绝!”

  “那便还称姑娘身材不适……”连亭一边小声回话,一边快步退下了。

  这两天王府对她伺候的还不错,基本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如果她说想出去走走,下人们便会见露难色,吞吞吐吐。楚玉琳也就不说要出去了,反正也不用与侍女婢卫难堪,索性全日在房间中看看书,浇浇花,称病不见赫连霆。

  “楚姑娘……”连亭犹犹疑豫地下去:“王爷的邀请曾经拒绝了,小、小厨房让来问问、问姑娘早晨想吃些甚么……”

  楚玉琳盯着书,快速地说:“西红柿炒蛋不要蛋蒜蓉菠菜不要蒜蓉二两素抄手不要茴喷鼻再来一两茴喷鼻酒一两米饭上浇西红柿炒蛋中的西红柿。”

  “……”连亭差点没哭出来。

  第三天了,曾经是第三天了,他们的准王妃如何就那么难伺候啊!

  “记住了吗?”楚玉琳笑着问。

  “记住了……”连亭欲哭无泪。难为小厨房是楚玉琳比来几天为数不多的兴味。

  连亭方才离开,又有使女前来。

  “这里的几款布料还请楚姑娘过目。”那使女恭恭敬敬。

  “这是做甚么?”楚玉琳悄然皱眉。

  那使女沉着地答道:“回姑娘的话,这是请姑娘遴选自己爱好的布料花样,为姑娘缝制新衣。”

  “赫连霆让你来的?”楚玉琳嘲笑。想用这类手腕哄她?赫连霆也太老练了吧!

  “是孤月大年夜人让小女前来的。至于王爷可否知情,小女其实不清晰。”

  “哦?”楚玉琳有些困惑,但转念一想,孤月是赫连霆的贴身侍卫,他让来的,八成也就是赫连霆的意思。但,他与赫连霆有深仇大恨是不假,却与孤月无冤无仇,乃至对方还模糊帮过她几次。若连孤月的体面都不给,可就有些太过分了。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
热点推荐
游戏
友情链接: